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国家电商扶贫战略推进及其六大特点

梯生活传媒     更新时间:2016-08-02     云阳营销策划

  近一两年来,中央与国家相关部委相继为电商扶贫出台了一系列文件政策,基本明确了电商扶贫的方向、重点和扶持方向,地方政府也积极探索,共同形成了电商扶贫的工作体系。

  一、中央对电商扶贫工作的总体部署

  中央对电商扶贫的重视与相关安排首先体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中作出的农村电商部署,给予了明确的政策信号,即要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加强农村贫困地区的网络信息化建设;而在2015年11月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中发〔2015〕34号)第四章第15条专门就电商扶贫做出明确部署。具体文字如下:

  “加大‘互联网+’扶贫力度。完善电信普遍服务补偿机制,加快推进宽带网络覆盖贫困村。实施电商扶贫工程。加快贫困地区物流配送体系建设,支持邮政、供销合作等系统在贫困乡村建立服务网点。支持电商企业拓展农村业务,加强贫困地区农产品网上销售平台建设。加强贫困地区农村电商人才培训。对贫困家庭开设网店给予网络资费补助、小额信贷等支持。开展互联网为农便民服务,提升贫困地区农村互联网金融服务水平,扩大信息进村入户覆盖面。”

  在这个部署中,明确提出要“实施电商扶贫工程”,同时就网络覆盖、物流配送、电商平台、人才培训、政策补助、互联网金融七个配套问题作了安排,涉及到多个国家部委来牵头。

  二、国务院扶贫办对电商扶贫工作的持续推动

  国务院扶贫办作为电商扶贫的牵头单位,在中央部署出台前作了大量调研工作,而在中央部署出台之后又开展了大量具体的安排与实施工作。主要工作进程如下:

  2014年12月,国务院扶贫办宣布,电商扶贫列入十大扶贫工程之一。

  2015年5月,国务院扶贫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在甘肃陇南启动电商扶贫试点。

  2015年9月,国务院扶贫办与苏宁集团签署全国农村电商扶贫战略合作协议,在100多个贫困县开展“双百示范行动”。

  2015年10月,国务院扶贫办在北京专门举办“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电商扶贫论坛,邀请相关电商平台、专家就电商扶贫问题展开专门研讨,进一步凝聚了共识。

  2015年11月,国务院扶贫办联合苏宁启动第二轮电商扶贫试点,计划3年内在18个省(区、市)的104个贫困县开展电商扶贫探索。

  2015年12月,国务院扶贫办在北京召开全国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对包括电商扶贫在内的扶贫十大工程在2016年如何开展作进一步安排部署。

  2016年1月,国务院扶贫办与京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探索“产业扶贫、创业扶贫、用工扶贫”三大模式,在全国832个贫困县中选择200个县作为电商扶贫示范县,直接或间接帮助2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稳定脱贫。

  2016年5月,由财政部、商务部、国务院扶贫办三家首次联合下发通知,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的国家级贫困县占比不低于50%。

  2016年6月,由国家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务院扶贫提出意见,力争在今后三年内对有条件的600余个国家级贫困县进行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全覆盖。

  三、各地政府的行动

  在国务院扶贫办积极推动电商扶贫的进程中,各地方政府也从实际出发,纷纷与电商平台签约,推动农村电商及电商扶贫试点。仅以各省级政府的动作来看,可谓相当积极。

  早在2014年,海南、广西、贵州、浙江、新疆、甘肃、广东、河南、吉林、天津等12个省级行政区就与阿里巴巴就分别建立了合作关系,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是重点内容之一。如2014年11月,西北地区的新疆自治区和甘肃省就于当月同阿里巴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助力农民增收和农产品销售,虽然还没有明确提及电商扶贫,但已经包括部分内容。

  进入2015年,各省与各大电商平台的合作进一步密切,各省政府与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签约合作的新闻源源不断传来。如2015年11月,河北省政府与阿里巴巴与专项签署“互联网+扶贫”合作备忘录。同月,江西省扶贫、商务、邮政公司联合签署电商脱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到2016年,省以下地方政府与电商平台合作的电商扶贫探索进入常态化。

  四、当前电商扶贫政策的重点

  一是高度关注民生问题。政府政策对电商扶贫最大的期望在于通过电商能够帮助贫困地区农产品销售与产业发展,农民的增收致富与生活便利,农村基础设施的改善与生活水平提升,也希望通过电商改变当地干部群众的思维观念,推动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转型,助推精准扶贫。

  二是电商扶贫的认识与实践不断深化。电商扶贫不可简单理解为贫困地区的农产品上网,还要考虑谁来上网、谁来受益的问题,不仅是产业问题,还是就业问题、创业问题和民生问题。如培养大量的贫困青年开通网店直接销售是电商扶贫,而动员电商企业直接销售贫困地区的农产品而把当地吸引入企业就业也是电商扶贫;不仅新兴的网商群体要培养,还要引导大量的贫困地区现有经营主体触“电”上网;既要推动电商要素在农村的优化并出现淘宝村这样的农村电商应用典型,更要将农产品上行与工业品下行的双向通道打通并在县域形成电商要素聚集。

  三是以人才为最重要的切入点。人才不足是当前电商扶贫最大的瓶颈也是电商扶贫工程的重点内容。所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专门指出,要“加强贫困地区农村电商人才培训”。目前各地政府推动的电商扶贫在人才培训方面有大量的政策安排,也将之作为了各地政府与电商平台合作内容中的重点,用“不遗余力”形容也不为过。

  四是做好示范,为面上推进提供样板和成形做法。迄今为止,国务院扶贫办已经开展三轮次试点,分别是在陇南的试点、依托苏宁的二轮试点和依托京东的三轮试点,覆盖面不断扩大,初步形成电商扶贫的基本体系。比如陇南试点总结的电商扶贫六大体系,再如京东在仁寿用心打造的“枇杷行”上行模式,还有阿里巴巴寄于厚望的“百万英才”计划。

  五是重视与平台合作。农村电商基础薄弱,经验也不足,依托大型电商平台不失为快速推动工作的一个好办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也指出,“支持电商企业拓展农村业务”。所以,国务院扶贫办已经与苏宁、京东先后签约,各个地方党委、政府也纷纷与阿里巴巴、京东、苏宁及地方电商平台签约,力争借助电商平台的力量加速电商生态的构造。

  六是电商扶贫的配套政策措施也在加速成形。《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指出,“加快推进宽带网络覆盖贫困村”;“加快贫困地区物流配送体系建设”。按照这个精神,目前的电商扶贫普遍在在发展规划上、重点项目上有专门安排,比如网络、物流基础建设,对培训、金融、基础设施投资有配套政策,基本上形成了综合安排、整体推进的态势;而且,考虑到是新事物,也都给地方政府的政策安排上留出探索空间。根据统计,2014-2015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进入103个国家级贫困县,占40%;老区县154个,占77%。(来源:电商在线;文/魏延安)

相关文章